• <tbody id="rhuka"><noscript id="rhuka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<button id="rhuka"><object id="rhuka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黃佩華:鄉村大廚(小說)

    鄉村大廚(節選)

    ◎ 黃佩華(壯族)

     

    這些天,平用寨的李金光夫婦像是經歷了一次馱娘河漂流,兩顆日漸衰老的心一會兒被拋上了浪尖,一會兒被掠過險灘,難有一刻的平靜。


    一個半月前,他們的兒子李元生背著兩老賣掉了家里兩頭肥豬,然后風一樣消失了。那天中午,李金光夫婦吃了元生從鎮上帶回來的豆腐腦,然后就開始迷糊了。他們醒來時已是傍晚時分。最先醒來的老伴發現,屋后圈里的三頭豬只剩下一頭了,正餓得嗷嗷大叫。而更蹊蹺的是,當晚夜深了也沒見兒子回家。李金光后來邊削篾條邊想了好幾天,還是想不通元生這次離家出走的理由。


    然而,當他們慢慢把兩頭肥豬和元生失蹤的事淡忘了之后,元生又像是從天上空降下來一般,穿著一身白衣制服回來了。更令兩老意外的是,元生以往那一頭染黃的長發也變成了板寸頭。


    兒子歸家,兩老懸浮的心終于落了地。不過,李金光還沒來得及追問元生這一個多月的行蹤,母親更來不及詢問他那兩頭豬到底賣去了哪里,得了多少錢,元生就不聲不響地把自己關在三樓的房間里,脫下一身白制服,倒頭便睡著了??匆妰鹤舆@副頹喪的樣子,看來這一次離家肯定不會是什么快樂的游歷,這身白制服也不是什么體面的東西。李金光這么想。


    元生這一覺睡了兩天。夢中醒來,他下意識地用手在右側摸索了幾下,空空的什么也沒有,剛剛分明有個女人睡在旁側的。他睜開眼睛,一道白光從窗外透進來,耀在眼上,才意識到這是一個夢。


    夢中的那個女人樣子有些模糊,長相也很模糊,說不出有多大年紀,不過躺在他身邊,長短和他差不多,身體相當豐腴,皮膚細膩光滑,氣味芬芳撩人。李元生忽然有些懊惱,這個夢為什么不再繼續下去呢?說斷就斷了。若再繼續夢下去,哪怕只有幾分鐘,便極有可能會有一個情況發生,那是一種他已經斷絕了好多年的快活事情。那個叫苒玲的貴州女人,總共和他只快活了六天,然后又跟別人跑了,還刮走了他僅有的一萬塊錢。


    是屋后圈里的那頭豬擾壞了他的美夢,他記起來了。那頭家里唯一的年豬許是餓壞了,老是嗷嗷嗷地嘶吼,嘹亮的聲音一陣高過一陣,直到把他從夢中給吼醒。他復又閉上眼,試圖回到那個美妙的夢境,但努力了許久都未能再進去。于是他干脆在床上伸了個懶腰,先是兩只腳后跟把床蹬得山響,后又用雙手猛捶了幾下床板,然后腰一挺坐了起來。


    氣溫顯然變涼了,這一覺仿佛穿越了一個秋天,冬天已從遙遠的北方歸來,從窗外鉆進屋里。李元生不由地打了個寒戰。這一激靈讓他頓時清醒了許多,頭腦里的記憶也漸趨清晰。這個覺實在太有意思了,他已經記不起做了多少個夢,而夢見最多的是那個約隱約現的白衣人。白衣人長有一張圓臉,不男不女,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除了穿一身云白色制服外,還戴了一頂高高的帽子。他一會兒自稱是天上會弄吃的神仙,一會兒說自己是省城烹飪培訓班的大師傅,一時又像是身穿制服走在八達鎮大街上的自己??偠灾?,這個縹緲的白衣人注定是一個早已約定的大師,已經依附到自己的魂魄里了。而就在這一瞬間,他仿佛再一次得到了神助,決定踏踏實實做一個夢中的白衣人。


    他從枕頭邊摸索到了老款華為手機,打開約半分鐘后屏幕才跳出了一個時間:下午3點45分。


    他打了個長長哈欠,轉身挪移下床,趿上拖鞋,撐起身體,一瘸一拐地擺到一個木制大衣架跟前停住。說是衣架,那也是他自己叫的。其實是兩頭立起兩根人一樣高低的方木,在上方鉆了兩個圓孔,然后用兩條竹竿串接起來。兩根方木的腿腳分別被釘上兩條支腿,下邊釘在一節方木腳上。這個簡易的木架幾乎掛載了他所有的衣服,洗干凈的和臟了的衣服都掛在上面。他伸出雙手邊尋找邊挑揀了一陣子,最后挑了一套已經散發出霉味的發白了的李寧牌藍色運動服,然后笨拙地穿在身上。隨后他又在墻角邊拎了一雙叫不出牌子的舊運動鞋,坐回床沿穿上。這個行頭表明,他是想要干一件大事了。


    他搖晃起身子出了房間,也不掩門,在三樓樓梯口猛吸了口清涼的空氣,吧嗒吧嗒地下了樓梯。母親聽到聲響,趕忙從二樓的庫房里出來,手里拎一節半尺長的臘肉,怨嗔地說:“元生,以為你起不來了哩?!?/span>


    他只瞟了母親手上那坨黑乎乎的臘肉一眼,并不搭腔,繼續徑自走下一樓。


    見他這樣,母親也不再言語,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頭下了樓梯,滿臉晦暗。她總共生下三個孩子,兩男一女,元生排老二。大兒子早年去南寧打工,和當地的一個賣菜女子結了婚,整天忙于打理小生意,兩三年不輕易回來一次。小女兒人長得好,八年前沒讀完高中就跟一個浙江老板走了,逢年過節能收到她寄回來的一些錢物,人卻未曾回來過一次。元生本來也是去打了幾年工的,可是換了不少地方,都因為脾氣差,動不動就跟老板頂杠,和工友也合不來,干不了多久就走人。最終還是回到了老家,整天不是蒙頭大睡就是和兩個老人大眼瞪小眼。


    父親李金光獨自坐在院子邊削竹篾,神情專注。他一手持篾刀,一手挾住一根細長的竹條,纏繞有一層舊布條的雙手靈巧地左右移動,削出來的竹絲在他的褲腿上盛開出一團青白色的花朵,散發出一股沁人心脾的竹香。


    李金光眼睛的余光早已注意到了元生的出現,但他并不想朝他這個方向瞄一眼,因為睡一兩天懶覺的元生以前太常見了。一個睡懶覺的人是不值得他重視的,他也無須去關注他責備他。按照他的定義,元生早已是死豬不怕滾水燙了。早年,李金光時常教育他的三個孩子說,那些早起的人勤勞的人才會過上好日子,而愛睡懶覺的人行為浪蕩的人游手好閑的人最終將沒有什么好下場。然而,當孩子們長大之后,他的這種說法似乎并沒有得到印證,反而成了元生經常攻擊他的一個笑柄。當有一天元生完成一番游歷,儲了一頭長發回來之后,自以為見多識廣了,眼里已經沒有他這個爹了。為此,當元生鬼影似的出現在屋門口時,他只是在心里鄙夷地暗罵了一聲:這個鬼仔!


    鬼仔,是平用人罵人的一句口頭禪。意思是這個模樣不人不鬼,有鬼氣,行為鬼怪,做事鬼馬。李金光罵元生鬼仔,還包含有他是半死了的人之意。


    雖說以往父子倆不知有過多少次大大小小的過節,但李金光都覺得元生只不過是和自己年紀有差異,如今長大了翅膀硬了,看不起父親也是天經地義的。然而,發生在一個半月前的那件賣豬事件,卻讓他這個父親對這個鬼仔徹底失去了信心和希望。這件事不僅令他感到丟臉,更讓他感到心寒。


    這些年來,元生的婚事一直讓李金光和老伴操碎了心?,F年三十五歲的兒子不僅年紀大了,而且腿有殘疾,若不成婚,越往后合適的女性就越少,熬太老了便喪失了傳宗接代的能力。為此,早在元生二十出頭時,李金光就開始為他張羅婚事。不曾想,先是被那個叫苒玲的貴州女人趁機騙了他們一把,后來又被村里的黃家女兒耽誤了好幾年。黃家女兒阿花和元生一般年紀,自小左腳比右腳短了一點點,走路時有些搖晃,被村里人認為是長大后需要特殊照顧的那一類人。村里人還認為,元生和阿花是天生的一對,一個左腳有毛病,一個右腳瘸了,誰也不欠誰。


    元生右腳上的殘疾緣于隔壁覃家的那棵雞屎果。


    那年七月,覃家那棵巨大的雞屎果開始熟了。雞屎果是當地叫法,學名叫番石榴,因為熟透的果子有一股濃郁的雞屎味道,但吃進嘴里卻是臭中帶香,香中帶甜,于是被桂西北一帶的人們稱為雞屎果。進入七八月,雞屎果的味道不僅吸引了成群結隊的勾帽鳥,也迅速吸引了村里一幫饞嘴的孩子,元生就是其中的一個。覃家主人覃老二早就恨透了這幫饞嘴的孩子,尤其是元生。那天,剛上小學二年級的元生同另外兩個小伙伴,趁夜色溜進了覃家屋后,欲爬上樹去偷雞屎果,不料中了覃老二的圈套。狡猾的覃老二已經在雞屎果樹干高處涂抹上了豬油,但元生他們卻渾然不知。結果他被油滑的脂肪害慘了,一腳踏空,整個人從兩層樓高的樹上摔了下來,當場把右小腿給摔骨折了。過后,憤怒的李金光提把斧頭去把那棵雞屎果樹給砍倒了,從此兩家人結下了怨恨。寨上人曉得,這棵雞屎果樹王每年能收上千斤果,給覃老二家帶來不錯的收益。覃老二哪肯放過李金光,遂把他告到法庭。不消說,李金光敗定了官司,李家被判賠償覃家三千元。元生斷了一條腿不說,李金光還挨賠了巨款,吃了一回啞巴虧。


    李金光一直認為,自從元生從雞屎果樹上摔下來之后,李家就進入了衰落期。那一摔他不僅敗了官司賠了款,光醫元生那條腿就花了近萬塊錢,賣了家里的兩頭水牛還不夠開銷。元生這個鬼仔敗家子,真是把全家都害苦了。不過無論如何,元生再調皮搗蛋也是自家的孩子,李金光還是憑一雙巧手,編竹具賣錢供他讀書,還不時給黃家買這送那。黃家人心里明白,李金光不會平白無故給他們送好處,人家想的是自己短了幾寸腿的女兒。既然人家有這份心,女兒今后能有個著落,那也不是什么壞事,于是就默默地認了這門童親。


    元生讀完高中那年,李金光以為這個不爭氣的鬼仔至少能考上個高職高專什么的,不料竟收到十幾封中職技術學校的錄取通知書。喪氣之下,元生去了廣東。而黃家女兒阿花卻有讀書的命,拿到了省農學院的錄取通知書。更讓李家心碎的是,阿花剛去念大學第一年,她居然走路已不那么跛了。第二年,李金光去給黃家送自釀米酒時親眼看見,放寒假回家的黃家女兒在他跟前走路已經像個正常人一樣了。對此李金光真是有些絕望了,他經多方打聽,知道阿花已經醫好了腳,把那兩寸短板給補平了。后來事實證明,李金光的預感是對的,從那以后,黃家就不再接受他家的饋送了。人家的腿治好了,當然緣分也就到了頭,這是自然而然的事。一個是大學生,有一雙好腿,誰還會嫁給一個打工的瘸子呢,除非她瞎眼了。


    雖說天色并不明朗,甚至有些灰暗,但元生還是覺得有些晃眼。他不由地揉搓了一下雙眼,然后晃進廚房,把牙膏擠到牙刷上,舀了瓢冷水,回到走廊上,面對院子角落的父親大聲地刷牙,吐水,清痰。元生刷牙的響聲很大,動作也很夸張,整個過程用了差不多五分鐘。


    洗漱完畢,他便一晃一晃地開始在院子里兜圈子,逐個給好友阿牛阿昆和老毛打電話,說有事情讓他們馬上到家里來。李金光雖然裝出對元生不屑一顧的樣子,但卻豎起一雙鼠耳在聽兒子跟誰說話。元生這幫狐朋狗友,和他沒什么兩樣,整天無所事事,不是到馱娘河釣魚就是不分白天黑夜聚在一起吃喝。俗話說貓狗不一窩,這些人和元生一樣,都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的角色,說白了就是一群光棍漢。李金光更是無法捉摸,天曉得元生他們從哪里弄到的錢,好像從來都不太缺買煙酒的資金。不過李金光并不知曉,其實元生的三幾個朋友還是有些手藝的,他們久不時也會拿到一兩攤裝修單子,有時做幾天工一起掙個一萬幾千沒有問題。


    平用是個不大不小的寨子,祭山神的時候名頭就有一百五十余戶,逾六百人口。除去外出務工的人員,經常住家的也還有近四百人。然而在這樣一個寨子里,像元生這樣尚未婚配的男子竟有不下五十人。男人們打光棍的原因多種多樣,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無人可娶。平用這個地方有點怪,女孩子都特別愛讀書,而且成績一般都比男孩子好。她們一旦上了高中,幾乎都能上個高職高專以上的學校,進了高校就幾乎留在了外面,不再回村里了。而進不了高校的男孩們一部分選擇了去打工,一部分則去讀中職,畢業后進了企業公司,另一部分則留在村里,或照顧老人,或耕田種果。天長日久,男孩們漸漸都長成了男人,娶不上女人的就成了光棍漢。對于李金光一家來說,老大和女兒長年不回家,注定成了別人家的人了。盡管元生不怎么招人喜愛,但也是自家的孩子,而且腿腳不便,沒個女人照顧,以后怎么過日子呢!眼下,他認為最為急迫的事情,便是給元生找個合適的人,哪怕是個寡婦。有個女人在他身邊,總比整天游蕩好。于是老兩口圈里時常養有幾頭豬,說不定哪天兒子找到合適的女人,就把它宰了。


    元生邊打電話邊在院子里轉了幾個圈子后,便陸續有人聚攏來了。他們一見面就嘻嘻哈哈,抽煙說笑,完全忘了李金光的存在??纯慈说讲畈欢嗔?,元生一聲吆喝,五六個人就往屋后走。


    原本喧鬧的院落忽然寂靜下來,這才讓李金光有了些警覺,這幫鬼仔攏到一塊準不會有什么好事。他猛然吸了一下鼻子,停下了手上的活,緩緩站了起來。坐久了腰腿有些發麻,他拍開粘在身上竹屑,剛想邁步,卻見元生正朝自己一晃一晃地靠近來。


    “爹,我要殺豬?!痹镜剿?。


    “殺豬?”李金光瞪大眼睛問。


    元生雙手捋了兩下頭發說:“過些天八達鎮搞美食節,我報了個鋪位,不過至少要先殺一頭豬,做點臘肉辣椒骨?!?/span>


    “你……你會炒菜?”李金光還是瞪大眼睛問。


    元生頷首說:“我……有師傅了?!?/span>


    “你要是殺了,年豬呢?”


    元生頓了一下,咬牙說:“先殺,年豬再講?!?/span>


    這個忤逆不孝的鬼仔!李金光心里暗罵一聲。要是以前他肯定就朝他掄巴掌了,可是現在他老了,兒子也三十多歲了,這時候還打孩子,后果會十分嚴重,所以他選擇了忍氣吞聲。人家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,他還能說什么呢。


    早些年,因為竹編手藝好,市縣里把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牌牌掛在了家門口,確實讓李金光感到臉上亮光了一陣子。然而,隨著年紀漸長,視野里的景物愈來愈模糊,手腳也不如以前靈便了。他時常想,手上的這把篾刀得要找個人傳接下去了。他曾經多次把他要找的這個人定格為元生,但又一次次地又被他自己否定了。這個他眼里的浪蕩鬼仔,至今連個老婆都找不到,他哪里能接得下這把篾刀呢!


    這時候,屋后傳來一陣豬的嘶鳴聲。母親慌忙從廚房里沖出來,大聲吼道:“元生,你要干什么?”


    “殺豬??禳c燒水吧?!痹届o地說。


    “元生,媽求你了,這頭留做年豬。你不過年了?”母親幾乎是央求說。


    “還有兩個多月才到年呢,明后天我再給你買一頭大的?!痹f完,一手提刀一手拎盆,肩膀一聳一聳地往屋后走了。


    仿佛是一聲炸雷,母親僵直地站在門口,手里的塑料潲桶咣的一聲,落在地上,濺起一攤水氣。


    “他爹,這日子怎么過呀?”母親大聲哀嘆道。


    李金光朝她鼓了一眼,惡聲惡氣地說:“天曉得呀,誰叫你生了這么個妖孽?!?/span>


    元生來到豬圈旁邊,幾個伙伴已經把豬捆綁得結結實實,將整頭豬壓制在一個方桌上。元生把銻盆遞給阿牛,又把尺余長半掌大的尖刀咬在嘴里,從容地撈起兩邊衣袖,雙眼露出兇光。站在一旁的老毛以為元生會把殺豬刀交給自己,卻見元生右手緊握刀柄,俯下身去,用刀背猛擊一下豬的前蹄,接著將刀尖往豬脖頸與前腿間柔軟的部位捅去。阿牛不敢怠慢,趕忙將銻盆塞進刀口下方,接住洶涌的血流。


    每年臘月,春節將至,桂西北鄉村家家戶戶都會殺過年豬,制造出這里獨有的美食。只不過李元生家的這頭殺得早了,因而引起了他父母親的疑慮。


    當晚,元生親自操刀切了幾盤下水和一盤五花肉,每一片肉都薄似紙片,每一盤生肉都放了幾根姜蔥。老毛以前跟人合伙做過殺豬生意,有一些刀功,卻不曾見過切得如此薄的肉片,不由地暗自吃驚。元生還叫阿牛和阿昆做了一個火鍋,投入草果姜片花椒辣椒八角香葉之類,再倒入半斤米酒,頓時香氣四溢。


    李金光原本是不想和這幫鬼仔同流合污的,但終究頂不住香氣的誘惑,和他們一起吃喝起來。


    他無法相信,豬肉也是可以這么涮火鍋吃的。更讓他驚奇的,這一切都是兒子元生的廚藝,一個以往連炒個臘肉都咸得難咽的人,竟然把一個火鍋做得如此美味,莫非是廚神附體了??!


    吃過晚飯,元生又招呼幾個老友繼續幫忙。他們把豬肉和豬骨頭剔開,將豬肉腌制成臘肉,用豬骨頭剁碎做辣椒骨,把豬血拌上糯米香料做成豬血腸,一頭兩百多斤的大肥豬很快就打理完了。父母親和他的朋友們都料想不到,殺了這頭豬只是他整個計劃的一部分,沒有人會想到,他李元生已經悄悄迷上了烹飪這個行當。第二天,元生又跟朋友們籌借了幾千塊錢,打算三天美食節每天殺一頭豬。


    元生沒有哄騙父母親,他真的是在鎮里辦的旅游美食節訂了鋪位。報名的時候主辦方要求他給鋪位起一個名字,他想了想就隨口說:“叫平用土豬香鍋吧?!?/span>


    主辦方還為他拍攝了一張穿廚師制服的照片,連同他隨口說的那個名字一起,背景是幾頭當地名產大黑豬,噴制成一塊數米長的巨大招牌,掛在臨時搭建的鋪面上方。


    開幕當天,他早早就把幾十條熏好的臘肉條掛在鋪位四周,中央置一口大鐵鍋,半夜里開始熬制的辣椒骨湯咕嚕咕嚕地沸騰,散發出誘人的肉香。幫手還是阿牛阿昆和老毛幾個,不過現在是元生當老板,他們是工仔,酬勞每人每天二百元。開始他們說什么都不肯談工錢,元生就威脅說,如果他們不要工錢他就另外雇請別人。他的狠話說出口,那幾個人就不敢再推辭了。


    元生的平用土豬香鍋主打的是豬肉火鍋邊爐,為此他在攤位前邊擺了八個木炭爐子,四邊擺上條凳,爐上面架上一口鐵鍋,他秘制的湯料剛沸騰,四周便溢開了令人垂涎的味道。


    深秋的桂西北高地,早晨起來呼吸都帶有淡乳色的霧氣了。八達鎮上的人們都穿上了冬裝,各種各色的羽絨服厚外套亮煞了美食節。地處滇黔桂三省交界的八達鎮,傍著馱娘河,西連云南北鄰貴州,各色傳統美食五花八門,獨具邊地特色。周邊更是名產薈萃,云南廣南的八寶米,羅平的牛干巴,貴州興義的高粱醇,廣西隆林的黑山羊,田林的八渡筍,西林本地的黑豬麻鴨沙糖橘……真是讓食客們大開眼界,大飽口福。一大早,李金光熬不住老伴生拉硬拽,也搭上早班公共汽車,到鎮上去看熱鬧。其實,他們到鎮上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想來看看元生是怎么在鎮上丟人現眼的。


    李金光與別人的裝束不一樣,他身穿一件草綠色的軍用雨披,頭戴竹編油帽,手提兩只空鳥籠,一副舊時趕街人的模樣。而老伴穿得略有些單薄,還是一身秋衣秋褲,頭上也只是套了一頂腈綸毛線編的帽子,胳膊上掛的竹籃里裝的是三十只還粘有糞跡的麻鴨蛋。不消說,李金光的鳥籠和老伴的鴨蛋,還沒等他們走到街邊就被明眼人給買走了。老伴不僅賣掉了蛋,還有一個外鄉客看上了她的舊竹籃,一番軟纏硬磨之后,硬是以兩百塊錢的高價給買走了。這樣,兩個老人得以一身輕松順著人流逛進了臨時搭建的美食街。


    進入街市,人山人海。他們擔心走散,兩個人不得不手拉起手,就像年輕時他們互相牽手過河一樣,生怕脫手了。他們還約好了,兩人一個看左邊,一個望右邊,看看元生是不是如他所說,真的在這里做火鍋賣臘肉??墒锹闊┖芸炀蛠砹?。他們剛走進美食街時,人流密度還不算太大,還能夠看見兩旁的鋪位。但是越往里邊走,人流就像筷條筒里的筷子,一個緊挨住一個,他們眼里看到的只有別人的肩膀和后腦勺,不用說看兩旁的鋪位了。


    李金光意識到,這樣走下去等于是瞎子點燈白費蠟,找不到元生不說,還有可能被人流沖撞踩傷的危險。于是,他一邊抓緊頭上的竹帽,一邊把老伴慢慢扯出人流,在一個賣山羊肉的鋪位前停下來。


    李金光忽然聞到了一種久違的味道,這是一種混合了肉香和發酵過的草香味道。好多年以前,他第一次受邀到德峨苗山上的老同家做客,熱情的老同為他宰殺了一只山羊,苗胞們把羊肉和羊骨砍成塊煮成湯鍋,把羊雜羊血和羊小腸剁碎炒干,與羊膽汁一起熬煮,號稱羊癟湯。他第一次吃這種羊雜湯,當老同給他打了一小碗,讓他先嘗試吃一勺時,一股難聞的味道從舌尖迅速蔓延向喉嚨,沖擊他的味蕾,擾得他差一點吐出來。然而,只過了幾秒鐘,一股爆炒羊肉雜碎特有的香氣和一種苦盡甘來的味道,同時溢滿了他的口腔。那一次,他竟不顧臉面,在眾人面前連續吃了三碗羊癟湯,后來成為寨上的一個笑話。


    他一時禁不住誘惑,干脆和老伴坐下來,點了一大碗羊癟湯,外加一份炒羊肉,兩個人當成早飯吃了起來。


    吃過飯,眼看來參加美食節的人越來越多,李金光和老伴決定不再尋找元生的鋪面,趕早回家去了。


    第三天晚上,一臉疲憊的李元生被一幫朋友簇擁回到家里。阿牛還把一尊用紅布包扎的東西擱在神龕前八仙桌上。眾人興高采烈地鼓噪,試圖讓李金光去親手揭開紅布,卻被他拒絕了。母親禁不住大家的鼓動,也是出于好奇,壯起膽子過去揭了,原來是一個金光閃閃的獎杯,照得她眼睛都模糊了好一會兒。


    老毛順手解開一個紙筒,攤開在兩位老人跟前,得意地說:“阿叔阿嬸,你們看看,這是兩張獎狀,都是獎給元生的。一張是他的火鍋入選八達鎮十大傳統名佳肴,另一張是他做的火鍋拿了美食節亞軍。厲害吧!”


    “那,羊癟湯呢?”李金光將信將疑。


    “羊癟湯?做的人太多了,最高也只是得了個優秀獎,好幾十個鋪位呢?!卑⑴L鸨强渍f。


    李金光曉得,兒子這一次應該是真做了一個好火鍋,就如同當年他吃到羊癟湯一樣。但不過,做一個好火鍋又能怎么樣呢?能當飯吃嗎!會做火鍋就能娶到老婆嗎?穿上白衣服戴上高帽就能領工資了嗎?他不信。他心里只清楚地記得,這個鬼仔還欠他三頭大肥豬呢。


    沒等李金光想明白,元生老毛病又犯了。他又像上次那樣,關緊房門倒頭大睡了兩天。


    這個鬼仔,狗改不了吃屎,稟性難移啊。李金光和老伴望著獎杯搖頭嘆氣,他們又再一次對這個反復無常的兒子失望了。


    兩老愁眉苦臉過了兩天,事情似乎有了反轉。第三天早上元生終于起床下樓,他顧不上洗漱就像狗一樣在院子里邊兜圈邊大聲地打電話。李金光邊小心翼翼地削篾條邊側耳細聽,他大致聽出了一點零碎的信息。似乎是有人想請元生去他家里幫做飯菜,對方像是個大戶人家,不過元生并不愿意,他沒有討價還價。


    元生打完電話,晃進廚房舀了瓢清水,回到走廊,開始大聲地洗漱起來。這時,村主任劉軍忽然笑瞇瞇地出現在院門口,大聲地向李金光打招呼,然后兩個人開始聊家常。在李金光的眼里,劉軍是個大忙人,三兩年不會到李家一次,今天忽然到訪,頗讓他感到意外。但他曉得,劉軍顯然不是來找他李金光的,他邊和他說話眼睛卻不停地往元生那邊瞄。


    果然,待元生洗漱完畢,劉軍就撇下李金光向元生走了過去。


    劉軍是受村委會之托來找元生幫忙的。鄰近的那桐寨接收了異地搬遷來的二十多戶人家,這幾天要入住新房,村里打算擺個長桌宴,集體慶賀一下。他聽說元生剛在鎮里辦的美食節拿了大獎,就過來出面請他去親自掌勺。元生聽了二話不說便點頭答應了,當即給老毛阿牛阿昆幾個兄弟打電話,商量動身去那桐寨。


    當李元生帶領幾個幫手開著摩托車身著廚師服出現在那桐寨的時候,鄉親們都覺得新鮮,紛紛過來圍觀看熱鬧。然而,當他們認出來人就是平用寨這幾個光棍漢時,便七嘴八舌地說了一些刺耳的風涼話,眼里投射出不屑的目光,很快就散開去了。


    “元生兄弟,你們真的能弄好這幾十桌飯菜?別糟蹋了我們這頭大肥豬啵?!币幻M干部走到元生跟前,對他表示質疑。


    “你放心,弄不好我賠你豬?!痹虤馔搪暤卣f。


    要是往常,元生肯定受不了這個氣,要么和人家打起了嘴仗,要么早就動手了。但老毛他們已經看出來了,此時此刻的元生像是換了個人,他鎮定地把圍腰綁在腰上,吩咐大家擦洗菜刀砧板,切菜生火,一切有條不紊。


    傍晚時分,隨著寨上廣播一聲召喚,那桐寨近百戶新老人家幾百號人迅速聚攏到了籃球場上,圍坐在幾十只火鍋邊。自然,眾人很快就被元生制造的味道淹沒了。


    ......


    刊于《民族文學》2018年11期


   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    七乐彩票app

  • <tbody id="rhuka"><noscript id="rhuka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<button id="rhuka"><object id="rhuka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临猗 | 白银 | 保定 | 鄢陵 | 昌吉 | 廊坊 | 阿拉尔 | 阿里 | 吉安 | 江西南昌 | 巴彦淖尔市 | 简阳 | 香港香港 | 葫芦岛 | 盘锦 | 邢台 | 咸宁 | 瑞安 | 玉林 | 固原 | 果洛 | 山南 | 台湾台湾 | 任丘 | 吐鲁番 | 淮北 | 山东青岛 | 鄂州 | 石河子 | 毕节 | 阿勒泰 | 广州 | 南京 | 台北 | 河北石家庄 | 潮州 | 襄阳 | 丹阳 | 林芝 | 通辽 | 桐乡 | 鞍山 | 保山 | 荆门 | 江西南昌 | 启东 | 驻马店 | 泰州 | 鞍山 | 商丘 | 定西 | 德阳 | 阳泉 | 崇左 | 台中 | 桂林 | 许昌 | 鞍山 | 改则 | 金坛 | 大庆 | 保定 | 雅安 | 驻马店 | 保定 | 濮阳 | 东营 | 乳山 | 南京 | 晋中 | 陇南 | 铜陵 | 嘉兴 | 商洛 | 泰安 | 河南郑州 | 河源 | 天水 | 西藏拉萨 | 灌南 | 济宁 | 定安 | 长葛 | 温州 | 廊坊 | 青州 | 乐山 | 来宾 | 忻州 | 基隆 | 新余 | 宁德 | 赵县 | 恩施 | 安康 | 仁寿 | 伊犁 | 安康 | 桐乡 | 雅安 | 黔东南 | 阜阳 | 武安 | 淮安 | 遂宁 | 金昌 | 济源 | 阳泉 | 单县 | 南充 | 抚州 | 眉山 | 广汉 | 襄阳 | 达州 | 汉中 | 哈密 | 垦利 | 辽阳 | 陵水 | 安顺 | 鄢陵 | 鹰潭 | 襄阳 | 惠州 | 巴音郭楞 | 汝州 | 宝鸡 | 廊坊 | 庄河 | 瓦房店 | 乐山 | 洛阳 | 临海 | 宜昌 | 东莞 | 神农架 | 烟台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湘潭 | 神木 | 大庆 | 四川成都 | 高密 | 随州 | 阜新 | 蓬莱 | 大连 | 邳州 | 桐城 | 营口 | 丹阳 | 台北 | 邹平 | 库尔勒 | 亳州 | 果洛 | 招远 | 长垣 | 克拉玛依 | 莆田 | 山西太原 | 荆州 | 绥化 | 琼中 | 如皋 | 商洛 | 姜堰 | 庄河 | 云南昆明 | 玉林 | 喀什 | 河北石家庄 | 阿里 | 天长 | 屯昌 | 甘孜 | 山南 | 湘潭 | 定州 | 文昌 | 九江 | 永新 | 安阳 | 江苏苏州 | 莒县 | 佛山 | 霍邱 | 肇庆 | 莆田 | 长垣 | 绵阳 | 景德镇 | 肥城 | 沛县 | 克孜勒苏 | 偃师 | 台中 | 海西 | 江苏苏州 | 莱芜 | 临沧 | 眉山 | 孝感 | 吴忠 | 云南昆明 | 禹州 | 梅州 | 东方 | 莒县 | 天长 | 乐山 | 海拉尔 | 广安 | 临沂 | 河南郑州 | 台州 | 六盘水 | 灌南 | 临沧 | 济南 | 江门 | 金坛 | 长垣 | 湖州 | 万宁 | 新泰 | 南通 | 遂宁 | 台中 | 恩施 | 靖江 | 滁州 | 巴中 | 吉安 | 秦皇岛 | 蚌埠 | 铜川 | 吉安 | 巴音郭楞 | 济宁 | 平顶山 | 遵义 | 安阳 | 吉林 | 中山 | 滁州 | 喀什 | 遵义 | 泰州 | 昆山 | 云南昆明 | 海宁 | 九江 | 阿勒泰 | 泰兴 | 攀枝花 | 嘉兴 | 黄石 | 文山 | 日照 | 宁国 | 扬中 | 金坛 | 铁岭 | 禹州 | 连云港 | 金坛 | 宝应县 | 梧州 | 乌兰察布 | 大庆 | 三亚 | 汝州 | 张家口 | 明港 | 阿勒泰 | 阳江 | 新余 | 衡阳 | 大兴安岭 | 邹平 | 雅安 | 枣庄 | 海东 | 义乌 | 金坛 | 雅安 | 延边 | 百色 | 象山 | 来宾 | 阿里 | 东阳 | 和田 | 德宏 | 焦作 | 儋州 | 深圳 | 贵港 | 温岭 | 乌海 | 台山 | 宝应县 | 莱芜 | 项城 | 阿里 | 盐城 | 临夏 | 张家口 | 泗洪 | 定西 | 海南海口 | 赵县 | 文昌 | 商洛 | 慈溪 | 德清 | 怀化 | 白山 | 宝鸡 | 义乌 | 楚雄 | 蚌埠 | 余姚 | 白银 | 石河子 | 金昌 | 姜堰 | 吉林 | 天水 | 信阳 | 阳春 | 黄冈 | 安岳 | 锦州 | 南京 | 黑河 | 酒泉 | 林芝 | 攀枝花 | 海南海口 | 娄底 | 保亭 | 鹤岗 | 曲靖 | 诸暨 | 鹰潭 | 铜仁 | 长兴 | 鄢陵 | 安岳 | 甘孜 | 台州 | 定州 | 克拉玛依 | 金坛 | 明港 | 丹阳 | 广元 | 阳泉 | 武夷山 | 馆陶 | 甘孜 | 自贡 | 杞县 | 达州 | 蚌埠 | 榆林 | 定安 | 库尔勒 | 莱州 | 遵义 | 山西太原 | 岳阳 | 天水 | 河源 | 燕郊 | 塔城 | 揭阳 | 南平 | 神农架 | 博罗 | 唐山 | 锡林郭勒 | 怒江 | 临汾 | 云南昆明 | 克孜勒苏 | 德阳 | 大连 | 玉环 | 屯昌 | 保亭 | 如东 | 黔南 | 德清 | 泗洪 | 鄂尔多斯 | 临猗 | 安徽合肥 | 恩施 | 德宏 | 雄安新区 | 荆州 | 烟台 | 乐山 | 张掖 | 莱州 | 龙岩 | 燕郊 | 绍兴 | 白山 | 安吉 | 永康 | 玉环 | 南京 | 珠海 | 赣州 | 山南 | 诸暨 | 乐平 | 仁寿 | 南京 | 灌南 | 毕节 | 苍南 | 任丘 | 溧阳 | 江西南昌 | 文昌 | 怀化 | 河北石家庄 | 开封 | 北海 | 汉川 | 德清 | 玉树 | 平凉 | 衡阳 | 抚州 | 大庆 | 百色 | 吴忠 | 威海 | 湖南长沙 | 如皋 | 巴中 | 项城 | 长垣 | 张掖 | 枣庄 | 黄冈 | 赣州 | 黄山 | 安岳 | 宜昌 | 曹县 | 明港 | 七台河 | 塔城 | 乌海 | 巴中 | 沧州 | 绥化 | 铜陵 | 淮安 | 安阳 | 株洲 | 咸阳 | 浙江杭州 | 朔州 | 中卫 | 乐平 | 漯河 | 云南昆明 | 铁岭 | 定西 | 岳阳 | 安徽合肥 | 巴音郭楞 | 陵水 | 黔东南 | 张掖 | 赵县 | 哈密 | 商洛 | 益阳 | 新余 | 安顺 | 邵阳 | 通化 | 潍坊 | 保定 | 江西南昌 | 桓台 | 柳州 | 任丘 | 兴安盟 | 伊犁 | 湛江 | 喀什 | 辽阳 | 临夏 | 台湾台湾 | 正定 | 江苏苏州 | 景德镇 | 松原 | 青州 | 图木舒克 | 驻马店 | 唐山 | 枣庄 | 日照 | 台北 | 灵宝 | 桂林 | 玉林 | 香港香港 | 澄迈 | 泰安 | 偃师 | 洛阳 | 东海 | 阳江 | 喀什 | 燕郊 | 廊坊 | 海拉尔 | 莱芜 | 七台河 | 改则 | 哈密 | 扬中 | 海拉尔 | 辽宁沈阳 | 锡林郭勒 | 克孜勒苏 | 阿克苏 | 屯昌 | 遂宁 | 钦州 | 河北石家庄 | 义乌 | 白山 | 襄阳 | 德州 | 中卫 | 滨州 | 邹平 | 锡林郭勒 | 咸阳 | 连云港 | 绵阳 | 临夏 | 上饶 | 泗洪 | 泰兴 | 嘉兴 | 海南 | 白沙 | 项城 | 武安 | 乳山 | 公主岭 | 泰州 | 沧州 | 博尔塔拉 | 临沂 | 厦门 | 大兴安岭 | 灌南 | 怀化 | 如皋 | 泉州 | 阳春 | 大丰 | 昭通 | 亳州 | 黄南 | 咸阳 | 台北 | 驻马店 | 乌海 | 柳州 | 湘西 | 阜阳 | 简阳 | 衡水 | 巴彦淖尔市 | 临汾 | 聊城 | 曲靖 | 扬州 | 河北石家庄 | 神木 | 宿州 | 陕西西安 | 铜陵 | 屯昌 | 荆州 | 贵州贵阳 | 潍坊 | 江门 | 沭阳 | 南阳 | 辽阳 | 仙桃 | 崇左 | 昌吉 | 阿拉尔 | 绵阳 | 河北石家庄 | 德阳 | 台湾台湾 | 襄阳 | 四川成都 | 德州 | 阿坝 | 红河 | 渭南 | 汉川 | 山南 | 崇左 | 海南 | 西双版纳 | 温岭 | 抚顺 | 长垣 | 灌南 | 上饶 | 眉山 | 临沧 | 深圳 | 佛山 | 周口 | 平凉 | 寿光 | 普洱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荣成 | 海北 | 德清 | 沧州 | 鄢陵 | 晋江 | 开封 | 钦州 | 南安 | 双鸭山 | 巴音郭楞 | 沧州 | 汕尾 | 绥化 | 渭南 | 延安 | 正定 | 单县 | 荆门 | 五家渠 | 许昌 | 黄石 | 公主岭 | 安阳 | 牡丹江 | 景德镇 | 宁国 | 澳门澳门 | 塔城 | 芜湖 | 正定 | 单县 | 台湾台湾 | 本溪 | 娄底 | 昭通 | 巴彦淖尔市 | 顺德 | 红河 | 安阳 | 淮南 | 巢湖 | 泰兴 | 塔城 | 株洲 | 莆田 | 台南 | 黄山 | 南京 | 邹平 | 明港 | 库尔勒 | 焦作 | 莒县 | 昆山 | 赤峰 | 黑河 | 双鸭山 | 安顺 | 黔西南 | 河北石家庄 | 琼海 | 德州 | 滨州 | 姜堰 | 普洱 | 温州 | 宁国 | 本溪 | 吐鲁番 | 韶关 | 威海 | 临猗 | 保定 | 黑河 | 赵县 | 济南 | 临夏 | 金昌 | 鄢陵 | 泸州 | 河南郑州 | 昌都 | 台中 | 汉川 | 天门 | 任丘 | 贵港 | 德州 | 枣庄 | 垦利 | 海丰 | 常州 | 百色 | 定州 | 宝应县 | 兴安盟 | 新乡 | 贺州 | 赣州 | 山南 | 澄迈 | 克拉玛依 | 南安 | 威海 | 焦作 | 吴忠 | 莆田 | 仙桃 | 襄阳 | 广饶 | 池州 | 包头 | 宁国 | 贺州 | 宜都 | 南平 | 菏泽 | 张家口 | 包头 | 三明 | 克孜勒苏 | 白山 | 乌海 | 滨州 | 浙江杭州 | 阿拉尔 | 燕郊 | 宜宾 | 曲靖 | 开封 | 丹阳 | 曲靖 | 湛江 | 平潭 | 益阳 | 安岳 | 宝应县 | 石河子 | 公主岭 | 海拉尔 | 潍坊 | 黑河 | 中山 | 大理 | 迪庆 | 琼中 | 海丰 | 信阳 | 阳春 | 塔城 | 河南郑州 | 象山 | 宜宾 | 广元 | 涿州 | 阜新 | 宁波 | 抚州 | 和县 | 海丰 | 章丘 | 山西太原 | 图木舒克 | 昌都 | 邯郸 | 阿拉善盟 | 仁寿 | 临汾 | 衢州 | 偃师 | 乐清 | 琼中 | 鹰潭 | 滕州 | 承德 | 泗阳 | 澳门澳门 | 唐山 | 来宾 | 福建福州 | 红河 | 石嘴山 | 崇左 | 绥化 | 伊犁 | 抚州 | 巴彦淖尔市 | 宜宾 | 益阳 | 屯昌 | 克拉玛依 | 如东 | 延安 | 晋城 | 鄢陵 | 日土 | 果洛 | 延边 | 凉山 | 南安 | 山南 | 阿拉尔 | 崇左 | 连云港 | 垦利 | 盐城 | 宣城 | 天门 | 日土 | 大庆 | 安顺 | 滕州 | 庄河 | 庄河 | 启东 | 鹤岗 | 宣城 | 桐乡 | 玉林 | 长治 | 巴音郭楞 | 绵阳 | 漯河 | 哈密 | 伊春 | 钦州 | 沧州 | 忻州 | 酒泉 | 雅安 | 任丘 | 昌吉 | 泗阳 | 商丘 | 张家界 | 鹤壁 | 临沧 | 随州 | 黄冈 | 文昌 | 陕西西安 | 吴忠 | 百色 | 安岳 | 大同 | 秦皇岛 | 衡阳 | 中卫 | 清徐 | 曲靖 | 鹰潭 | 株洲 | 青海西宁 | 宁波 | 安阳 | 大庆 | 天水 | 石嘴山 | 桐乡 | 枣阳 | 湖北武汉 | 燕郊 | 基隆 | 滁州 | 玉溪 | 常州 | 慈溪 | 惠州 | 苍南 | 济源 | 正定 | 广州 | 邹平 | 梅州 | 商丘 | 温州 | 秦皇岛 | 台湾台湾 | 江西南昌 | 永州 | 无锡 | 灵宝 | 泰兴 | 如东 | 安吉 | 赵县 | 延边 | 盐城 | 甘南 | 盐城 | 桓台 | 柳州 | 长垣 | 凉山 | 澳门澳门 | 吉安 | 昌吉 | 台州 | 漯河 | 白银 | 湖南长沙 | 河源 | 博尔塔拉 | 广饶 | 宁波 | 常德 | 乌海 | 济源 | 屯昌 | 海东 | 海宁 | 诸暨 | 自贡 | 明港 | 凉山 | 三明 | 白山 | 许昌 | 常德 | 东海 | 香港香港 | 东台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阳泉 | 营口 | 东营 | 兴安盟 | 靖江 | 黄石 | 桐城 | 江门 | 连云港 | 图木舒克 | 湖南长沙 | 启东 | 果洛 | 象山 | 慈溪 | 宜昌 | 涿州 | 顺德 | 眉山 | 陕西西安 | 眉山 | 广西南宁 | 泸州 | 庄河 | 扬中 | 姜堰 | 滨州 | 宜都 | 盐城 | 永州 | 燕郊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吉林长春 | 昭通 | 黔南 | 迁安市 | 河南郑州 | 河源 | 眉山 | 蓬莱 | 燕郊 | 鄢陵 | 聊城 | 威海 | 宁波 | 洛阳 | 武威 | 延安 | 包头 | 新泰 | 湖北武汉 | 临夏 | 榆林 | 广元 | 枣庄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西藏拉萨 | 酒泉 | 寿光 | 白银 | 沧州 | 包头 | 吉林长春 | 济宁 | 东台 | 慈溪 | 大理 | 张掖 | 仁怀 | 三沙 | 东莞 | 惠东 | 白银 | 石河子 | 张家界 | 桂林 | 建湖 | 盘锦 | 石狮 | 广汉 | 辽宁沈阳 | 济南 | 绥化 | 保定 | 宁波 | 黑河 | 潮州 | 德阳 | 北海 | 崇左 | 佳木斯 | 蚌埠 | 宣城 | 眉山 | 阳春 | 台州 | 图木舒克 | 临沂 | 长治 | 余姚 | 阳泉 | 眉山 | 玉树 | 青州 | 驻马店 | 平潭 | 眉山 | 舟山 | 宁波 | 铜仁 | 武安 | 自贡 | 驻马店 | 曹县 | 中山 |